搜索  
色,是不是交谊舞的灵魂?
发布时间:2012-4-6 11:18:42  来源:  查看:1904

色,是不是交谊舞的灵魂?

有些事不宜说破,彼此心照不宣,共同维持着一种朦胧的局面。比如跳舞,大家一本正经地进了舞场,这是公认的高雅的娱乐活动,虽然男的抱着女的,女的依偎着男的,那可是健康的人间交流啊,千万不要往别处想,如果想了,也不要去捅破那张薄如蝉翼的纸,即使都看得那样清晰,感觉是那样真切,也得缄口其言。这就是大雅若俗的道理吧。交谊舞就在这样的玄妙格局下旋转着缤纷的灯光,回荡着迷人的音乐,敲击着咚咚鼓点,男男女女享受着该享受的东西。

不要一说到色,就用阴暗的心理去想,色是人类的天性。

我国几千年传承下来的观念,男人是不好随便拉自己妻子以外女人的手,更不可以楼搂抱抱。在封建社会女人不可以将东西直接递到男人的手中,应当是放在盘中,或者放在桌上,这就是孔老夫子所宣扬的男女授受不亲的规矩。封建礼教人为地把性禁忌扩大到了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,异性交往不为社会所容,所谓“男女不杂坐,男女不同行,男女不同席,叔嫂不通问”。

现代的交谊舞,取消了男女直接接触的禁令,男女伴舞正是它的最大特点。它为男女直接接触提供了方便,它把夫妻之外的男女亲密接触合法化。不再提心吊胆,也用不着偷偷摸摸,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下,坦然自得。交谊舞这洋玩艺儿,自从传入中国后,经历过许多跌宕起伏的命运,一会儿禁,一会儿放,都是围绕一个敏感的主题,“色”,长期纠缠不清。

过去,有些人总觉得跳舞里面有鬼,男人和女人抱在一起总不会有好事,你说锻炼身体吧,怎么非要这样搂着女人“锻炼”?你说“欣赏”音乐吧,为什么一定要一男一女在地上磨蹭才有劲?好象是挂羊头卖狗肉。这样搞下去会不会移情别恋,会不会乱套?会不会是培养第三着的基地?会不会影响家庭和睦社会稳定?越想越严重了。

交谊舞的确是“性含量”非常丰富的太阳城娱乐形式,可以说是边缘化的性接触,除了做爱之外,在舞厅看到的五花八门的动作,使许多人思想陷入了尴尬境地。有的人步入舞厅时,迎面挂着“未成年人不得入内”的牌子,不免产生了一丝负罪感。你看许多电影、小说、电视剧在描写男女苟且之事常常把交谊舞作为背景,如果只是用“交谊舞是高尚文明的文化娱乐活动”一句话概而括之,并不能完全消除人们思想上的阴影。不过,弊端也罢,阴影也罢,如果变换个思考方式,这些所谓“问题”的存在,恐怕就是交谊舞生命力和诱惑力的源泉。为什么交谊舞有这样大的魅力?为什么经久不衰?因为它符合自然规律。

交谊舞基本架式,以三步和四步舞来说,男伴的左手与女伴的右手相握,右手搂女伴的腰,男的拥抱女的的姿态,体现了男性对女性的爱抚和护卫。反映了男性的主动性。著名作家张爱玲说过:对于大多数的女人,“爱”的意思就是“被爱”。交谊舞的基本架式,使女人依偎在男人的臂弯里,有了自己的一个小小的领地,心理上有了短暂的归属感,随着迷人的音乐旋律,好像乘上了由男人臂膀围拢的小船,在爱的海洋里荡漾。

双方的面孔相对但又不是直面,在肩头错开,既可以委婉的相互欣赏,又便于贴近耳边讲些悄悄话。透过肩头这个窗口,还能够看到更加纷繁的世界。一边抱着舞伴,一边浏览擦肩而过的美景百态。吃着碗里的,看着锅里的,身在曹营心在汉,也未尝不可。可以说达到了各尽所能各取所需的美妙境地。

在动作的默契上,交谊舞是以男士为主动方,男士以手上的外界看不到的秘密信号传递给女伴,女士在男士的指挥下,玩转出优美的花样。可以说交谊舞是男人玩耍女人的太阳城娱乐,女人依偎于男人长臂下施展美丽的默契,可以说真正是展现“心想事成,万事如意”的一种艺术。 

试想若是把这些水分拧干,抱着的不是活生生的人,而是一具木乃伊,跳舞就不再是一种乐趣。如果硬要把男女拉开,那就变成了广播体操,舞厅和夜总会都只好关门了。

但坚冰终于破开。在交谊舞被禁多年后的1979年春节,中央电视台突然播放了共青团中央出演的一个太阳城娱乐节目,跳的是交谊舞“快三步”。这个小节目,一下子在中国老百姓中激起了巨大的波澜。80年代以后交谊舞热再度席卷神州大地。当时,到处可以听到蓬嚓嚓,甚至出现这样的顺口溜:“十亿人口三亿赌,剩下七亿在跳舞”。足见广大劳苦大众对于舞的追求和讥渴。交谊舞为平民阶层性禁锢,割开了一个小小的空隙,许多下岗待业的人,花上几块钱,就可以到舞厅,得到一些籍慰、舒展,把压抑的爱和生活中的郁闷释放出来。

性原本是美丽的珍贵的东西。后来被试图垄断它的统治阶级,从老百姓手中夺来,成为少数人的专有权利,不论是古代的皇帝,现代的权贵,他们都不会放弃这个权利,十个贪官九个淫,而老百姓则是不可做,不可说,不可想,不可看,不可听。被赋予黄色、淫秽,一有逾越,加以治罪。

我想,交谊舞给普通的民众保留了一小块绿地,可以说交谊舞还原了古人类两性关系的原生态,大概亿万年前,我们的祖先们在篝火旁半裸着身体的狂欢,那时没有人给它扣上色情的帽子。现代交易舞为保存人类的纯真,留下了一丝古老的记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