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  
悠悠岁月之跳舞那些事儿
发布时间:2012-4-6 11:20:35  来源:  查看:1835

悠悠岁月之跳舞那些事儿

心之舞曲 发表于:12-04-05 21:16

记得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,老家的城市刮起一场声势浩大的跳舞风,当时从来不跳交谊舞的人反而占了少数,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多人对某项活动如此狂热!跳得好不好暂且不论,那股热情就像一把火,照亮了整个文化娱乐沙漠,比现在打麻将的人绝对没得少。这把火至少燃烧了7、8年,碰撞出人们心中那最初的艺术火花。是一场普及节奏、音乐、律动的全民运动。

应运而生的城市舞厅如雨后春笋,以营业为主的如庆云宾馆、江边、神龙、金轮、供销大厦、电影院、青少年宫等,还有诸如钢厂、冶炼、化工、氮肥、田心机场、331、麻纺等各大厂矿俱乐部也百花齐放,舞厅空前繁荣。不好意思地说,这些地方我全去过,还可以从《迎宾曲》(头支曲)跳到《友谊地久天长》(结束曲),还最期待《沈阳啊沈阳啊我的故乡》(由于快步华尔兹难度大,一般整场舞只安排一首舞曲),有两次相亲甚至都在舞厅完成,现在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。那时还真是闲,不钻研教学,成天都想着怎么把交谊舞给跳好了,要是别人和你一跳便说:“你是学过国标的吧!”就乐得屁颠儿屁颠儿的。

到了周末,那可是一片五彩斑斓,人们下了班兴奋地打扮着,穿上最好显示舞技的衣装,憧憬着步入舞池的一刻,街头巷尾热议着舞厅里发生的那些事儿,轻松的,可笑的,愚昧的,意外的,那时多少缘起缘灭都纠结于一场场舞会啊!

由于太过于热爱,人们已经到了忽略设备条件的程度,连我们一所厂矿学校都有自己的乐队,室内体育馆还当成过临时的舞厅。厂里更是还分俱乐部、劳服公司等好几处跳舞场所。最简陋的地方,就放台录音机,房顶上装盏会乱转能闪出五颜六色光芒的灯就成。舞厅里鱼龙混杂:优雅的,舞姿翩跹训练有素;庸俗的,左摇右晃总踩脚;专业的,绷着身子拧着脖好像舞台表演;不着调的,没有节奏一顿乱跳;最遭鄙视的,衣着不整穿双夹板拖鞋还喷着酒气;最大胆的,狂秀着霹雳和迪斯科或死缠在一块儿;最搞笑的,跳得鞋跟都断掉;最乱套的,在舞厅为争舞伴大打出手;最尴尬的,就是碰上老舞迷非得耍尽各种夸张的动作,人越多越来劲------

那时我们小学部这帮十八九岁才毕业的年轻女孩子,正值青春年少花开枝头,哪里能坐得住呢,毫不夸张地说,厂里每次大型舞会,我们都是舞会上炙手可热的舞伴。我们几个志同道合者,当然还要比着看谁在舞厅里舞姿最美,人气最旺。有一次湘湘穿了一条有很多褶子的白裙子,漂亮极了,特别在紫色灯的照射下,白色的东西通通都闪着荧光,她就像一个梦的影子,搞得我好羡慕。舞会结束,马上问她在哪做的裙子,结果却令人大吃一惊,原来是孙老师用她家尼龙窗帘做的,白天根本没法看,笑死人了。后来我摸出舞厅灯光的特点,每次都尽量穿白颜色,哪怕是围上一条白色的围巾,也要在身后吊得长长的,好随着身体的旋转摇曳生姿。男士似乎也越来越精,后来一进舞厅,哇!一片统一的白衬衣,一只又一只萤火虫在舞厅里飞舞着跳动着,让人眼晕。

不过这白色也有坏事的时候,比如你抬头看舞伴的眼睛,那就像一只夜里的猫,瞳孔闪着一种怪异的光。还有一次害过立明,他是我同室女伴罗的男友,那天罗过生日,立明为显绅士,特意着黑色毛料西装,不巧的是我穿了件新白色兔毛衫,跳舞的时候由于静电反应,好多白色的兔毛都粘在他身上了,一曲结束他就成了浑身长着白毛的刺猬,滑稽极了,我强忍着笑的表情令他半天都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说到把跳舞完全当作一个人的享受,我和湘湘就总会记起一个人——钱。他是我厂有名的舞星,每次和他跳舞都能感觉,他是最陶醉的一个,一支舞曲一般不跟人闲聊,有次我问他:“你业余喜欢干什么?”他半天挤出两字:“看书。”脸上显出一种王子般傲慢的贵族神情,一丝浅笑浮于面上,有时嘴里轻声地哼着舞曲,完全无视和他跳舞的人,仿佛跳着舞他就拥有了整个世界。但我们却期待和他跳舞,因为他的舞姿实在太帅了,肩宽挺拔,不同一般的气质反倒无形之中平添了魅力,而且和他能跳上舞还代表一种大家默认的级别,我们当时就是想和他跳舞享受一种整个舞场都是自己的虚荣。钱舞王也特别挑剔,他决不会一进舞厅就开跳,他会站在角落默默地观察,审视一番后才会来到你身边弯腰躬身,一伸手一个标准的伯爵礼仪,来邀请他心仪的舞伴。那神情用一种不太恰当的比喻,怎么让我联想起皇帝挑妃子的感觉呢,被选上的小姑娘似乎个个欢呼雀跃。刚开始,我看这人谱挺大,以为某个专业团体下来的,后来才知道只是车间一个普通工人而已。再在食堂打饭遇到他时,手端着饭盆,感觉身材也不挺拔了,脸虚胖着也不俊朗,神情黯然判若两人。我在心里恨恨地说:“不就会跳个舞,拽什么拽!”

关于那些跳舞的记忆很多很多,舞厅就是一个小小的社会,天天上演着爱恨情仇。那个年代,如果你想引人注目,就去舞厅吧;如果你想看帅哥靓女,就去舞厅吧;如果你想凑热闹,就去舞厅吧;如果你想邂逅一段情缘就去舞厅吧;如果你想写故事,还是去舞厅吧!